本站首页 | 尚义专题 | 图片新闻 |
| 尚义地情 | 尚义要闻 | 省内新闻 | 国内新闻 | 乡镇传真 | 招商引资 | 旅游资源 | 在线视频 | 气象信息 | 麒麟文艺 | 图片新闻 | 部门工作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麒麟文艺>>
  共有 1843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我爱你塞北的雪    作者:白宝     【编辑录入:admin

 

“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漫天遍野,你的舞姿是那样的轻盈,你的心地是那样的纯洁……”,对于从小生长在张家口坝上高原的我,每当听到著名歌唱家殷秀梅演唱的这首悠扬抒情的歌曲时,心中总是充满了对家乡无限的热爱和眷恋。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尽管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景致,可我却偏偏喜欢冬天。有人说,冬天的风景是萧瑟苍凉;有人说,冬天的风景是滴水成冰;甚至还有人说,冬天只有草木凋零,根本没有什么风景。也许是因为我在北方长大缘故,不喜欢阴雨绵绵的天气,最喜欢冬天下雪时的壮丽景色,总认为飞舞的雪花是冬天最美丽的风景,是任何季节都无法比拟的。

    冬天的雪花是上苍赐给人间的圣物,是圣物就不会轻易染上尘垢,是圣物就不会轻易飘落;即使要落,也要落的雍容华贵,也要落得倾国倾城。漫天飞舞雪花,扬扬洒洒,婉转盘旋,了无痕迹,不着边际,情有独钟降在了塞北高原这片美丽神奇赋有灵性的上。

树挂的清馨,白雪的冰香,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种沁人心脾的舒适。雪,旖旎美态,凛然高傲;雪,晶莹剔透,冰清玉洁;雪,冰姿柔骨,凌波轻舞。雪后的塞外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连我的心灵也在净化,变得纯洁而美好起来。此时,人们也仿佛来到了一个幽雅恬静的桃源般的世界,来到了一个晶莹透剔的童话般的世界。身居南方的朋友们恐怕只能在《水浒传》“林冲风雪山神庙”的章节中来想象雪景的壮丽了。

     雪洒向人间,洒向漆黑的角落,洒向一切需要白色的地方。如花飘落雪花,好似仙女下凡,她们舞着高贵的身子,托着深深的寒意,飞出了天空、飞向人间。每一次的着地,都是对大地的热情拥抱与亲吻;草原上的雪,好像很善解人意似的,生怕打扰惊动别人,总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轻轻地飘落下来,无声无息的来到人间。我记忆中的雪,好像大都是在夜间下的。

夜朔风起,万树梨花开。一觉醒来,大雪早已悄悄降临,一夜之间大地完成了华丽转身,整个坝上高原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开门望去,嗬!好大的雪啊!那山川,河流,树木,房屋,都笼罩上了一层白茫茫的棉絮千里草原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琼枝玉叶,皓然一色,好一派瑞雪丰年的景象。那些傲立寒冬的树木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儿。一阵风吹来,树木轻轻地摇晃着,那美丽的银条儿和雪球儿就噗噗簌簌地抖落下来。玉屑似的雪末儿随风飘扬,在清晨的阳光下,幻映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被大雪覆盖着严严实实的院落,平平展展、无痕无迹,谁也不忍心先下脚,生怕破坏了上苍带来的礼物。

早晨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银光,升腾着瑞气。此时,站在雪地里深呼吸,沁心脾、畅胸臆、涌诗情,顿时会流淌出毛泽东“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诗句来。

     黄昏的雪,深切切,意绵绵,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似乎还有一丝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仿佛是出征的战士,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

好雪知时节,当冬乃发生。冬天,彤云密布,瑞雪纷飞。每逢下雪天,别人往屋里跑,我则往屋外跑,静静地伫立在那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赏雪、辩雪、思雪成了我多年的习惯:初下雪时,往往雪片并不大,也不太密,如柳絮随风轻飘,随着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丈把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不一会儿,整个坝上草原就银装素裹,苍苍莽莽;皑皑白雪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时而急而快,时而舒而缓,可是尘埃够不着它,雾霾奈何不了它。有些雪花不知害怕还是惊喜,和“同伴们”紧紧凝结在一起,仿佛把广袤无垠的大地和无边无际的天空连接起来;把团结与分离连接起来;把自然与人心连接起来……

有时看着飘飘洒洒的雪花,尝着软绵绵甜丝丝的雪花,琢磨为什么有的雪花呈六角形,有的雪花呈片状,有的雪花则呈粉状?尽管没有答案,心中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甚至还会联想起在坝上那有趣的童年时代:

    记得小时候,每逢下雪天,弟弟们在院子里打雪仗、堆雪人。我便让会木工的二叔做一副滑雪板,这种自制滑雪板简陋,找两快约50公分(大都是用旧扁担,在炉火上把竹板一头烤弯曲,在竹板上固定两根八号铅丝,用炉火烧红的铁丝分别钻两个用来穿鞋带固定雪板,一副简易滑雪板就做好了,再找两根结实的榆木棍当“雪戳”。一切准备停当后,我来一个“全副武装”,头戴一顶“里外发烧’的猫皮帽,脚踏一双羊毛“毡疙瘩”,带上用自制的滑雪扳瞒着弟弟约上几个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儿,来到生产队的打谷场。场院的板墙后面寻找一处被风扫平略带斜坡瓷实的积雪,模仿电影《林海雪原》中少剑波带领部队上威虎山滑雪样子,踩着雪板张开双臂从高处滑下。因为斜坡面积不大,只能一个一个轮着来,伙伴们排着队,从板墙前边滑下,再从板墙后边上来,一次又一次的摔倒爬起、爬起摔倒;不一会就大汗淋漓,几乎忘了这是在寒冬腊月的数九天。大雪的魅力和滑雪的吸引,有时在雪地里竟能呆上一整天也不想回家,直到听见母亲喊“回家吃饭”那熟悉的声音,我才悻悻离去。

现在虽然到了小时候盼望长大的年龄,但还是旧习未改,仍喜欢大雪纷飞的天气。不论在什么地方,每遇到下雪天,总会想起坝上那洁白无瑕的雪,故乡那情意绵绵的雪,父亲老羊皮皮袄上那永远抖不落的雪……甚至总想真正过一把滑雪的瘾。

直到我看了崇礼籍著名作家席满华先生以开发崇礼喜鹊梁筹建塞北滑雪场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搭上西部的列车》之后,我才知道滑雪根本不用去东北的威虎山近在咫尺的家乡也有滑雪场。过多久我就来到崇礼的塞北滑雪场,穿上真正的滑雪鞋、滑雪服、手握银色的雪杖,在喜鹊梁上圆了我儿时的滑雪梦……

雪中的天空,飘落的一片片雪花其实是人世间最美好的邂逅。美丽的雪花,是整个冬季送给人们最浪漫的礼物。它的到来给冬天增添了生机和活力,阴沉沉的冬天从郁闷中走了出来,出脱得靓丽清新,大地在寒风摧枯纳朽之后,披上了白茫茫的银装,安静得像包裹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尽管气温变得更加寒冷,而人们的心中却充满了美丽的梦境和无限的遐想,因为日子离明媚的阳光已经不远了。 
    我爱塞北的雪,我爱草原的雪景,我更爱坝上的冬天。冬天是心灵的年轮,冬天是智慧的化身,冬天是文人骚客的催情剂。冬天使人变得冷峻,变得睿智,头脑变得清醒;坝上的冬天虽然寒冷,但是它有着无可比拟的浪漫和温馨;坝上的冬天虽然漫长,但他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希望。坝上的冬季从每年的10月底到第二年的3月底,整整五个多月,悠扬漫长,一路凯歌,走向春天。坝上的冬雪不但给我童年带来欢乐,如今也给坝上草原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崇礼的滑雪场、康保的冰灯节,张北的冰雪世界
,尚义的冰雪漂移……正在轮番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精彩大戏。

    有道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善行河北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Copyright 2006-2008河北省尚义县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共尚义县委宣传部信息中心 网站邮箱:xcb9888@163.com 邮编076750

页面执行时间:109.375毫秒

冀ICP备081067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