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 尚义专题 | 图片新闻 |
| 尚义地情 | 尚义要闻 | 省内新闻 | 国内新闻 | 乡镇传真 | 招商引资 | 旅游资源 | 在线视频 | 气象信息 | 麒麟文艺 | 图片新闻 | 部门工作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麒麟文艺>>
  共有 615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干嗑儿 寂寞生命的流浪    作者:王守刚 文 段明 图     【编辑录入:admin


           

                
      蒙古包、轱轳车,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注定了是马头琴的摇篮;
      红高粱、信天游,大风起兮云飞扬的黄土高坡天生就是唢呐的世界;
      山药蛋、大皮袄,土屋迎寒催墐藏的坝上尚义县一直是干嗑的温床。
      当莺歌燕舞摇醒沉睡浮冰,稠密的细雨婆娑河边杨柳的时候;
      当如水月色浸淫深秋燕麦,圣洁的白雪尽染茅屋草房的时候;
      当多情的晚风撞拂栅栏门扉,散漫的炊烟缭绕乡野谷场的时候;
      尚义的干嗑儿便开始了它寻常巷陌的流浪了。


                            干嗑儿本是二人台 
                        实践创新中成品牌


      竹板板一打响连声/听我细细来叨腾/说说尚义面貌新/尚义人民真日能/开发利用西北风/风能变电把钱生/新世纪的尚义人/西北风里能捞金/满山风车密如林/突突转成一窝峰/装机容量年年增/全省风电第一名……这,就是尚义干嗑儿。干嗑儿之干,尽净之意;干嗑儿之嗑,说话之义。而干嗑儿就是只说不唱的一种民间表演艺术,是在用竹板做成的“落子”有节奏的伴奏下进行的道白,也叫“呱嘴”。但它又不是快板,也不是数来宝,更类似于我们现代音乐流行的RAP。

      干嗑儿,本是二人台表演中的开场道白,目的是为吸引观众的注意力,给正戏“垫底”。旧时,二人台演出有一套习惯,在正戏开演前,先来一段干嗑儿,一般先由丑角上场说干嗑儿,所说的段子不固定,为取悦观众,表演者可根据演出地域或者当时的气氛自由选择段子,有的段子与剧情吻合,更多的是与剧情无多大关系。因为二人台过去演出多是打地摊儿,所以又叫“打玩艺儿”,走街窜院奔喜丧,没有戏台也能唱。丑角说干咳儿能够吸引观众,安定秩序,同时,可以活跃场面,烘托气氛。等观众安静下来,这才“戏归正传。


      干嗑儿在传统二人台中,与唱和舞并用,又称二人台呱嘴或数板,后来, 在二人台演唱中也加入了说干嗑儿这一表现手法,即在剧情进行中“加塞儿”打诨,说完干嗑儿,与旦角呼应,为剧情的发展埋下了悬念。最后,经过多年的艺术实践创新,干嗑儿逐渐发展成一个深受群众喜爱的独立的艺术品牌。

      干嗑儿表演时用尚义方言,由缓到快的节奏,一口气贯到底,形成一个小的高潮。接着,再次转入舒缓、清丽,再由缓到急再到高潮。比如,尚义干嗑儿《计划生育》:晚婚道理真不少/男的25 不嫌老/女的23  正好好/没结婚的姑娘别乱窜/小心有了肚坛坛/三天两头老奶奶家住/回来忽颤颤带了个肚……

      干嗑儿曾隶属于二人台,但它又不是歌舞,也不是小品,它的独立性就是一个人、一张嘴、一口气说。所以,缺少了语言的魅力就很难吸引观众。它不仅要采用方言土语,还要让观众听清楚,听明白,听得痛快,听得过瘾,听得开怀。更为重要的是,嘴皮子要“溜儿”,口齿要伶俐,节奏要有板有眼,语调要抑扬顿挫,使段子达到简洁凝炼,情深艺高的水平,因而要讲求韵律。干嗑合辙押韵,疾缓有度,多用串话、谚语,诙谐幽默。在韵辙的使用方面与普通话或其它方言有着明显的区别。比如“人辰”与“中东”、“衣齐”与“灰堆”、“尤求”与“姑苏”等韵脚,都可以混用,但比起普通话来更自由,更生动,更活泼,只要大致合韵,不跑韵即可。没有严格的韵律规范,只要老百姓能听懂,听起来顺溜,能接受就行。如:《蔬菜大战》中:说了一个东道了一个东/东面种了二亩葱/有个和尚不吃荤/顿顿离不开一根葱/吃了青菜起反心/白萝卜坐天下/红萝卜坐正宫/大将就是蒜疙墩/豆角角马刀随身挎/韭菜宝剑腰内存/出征先放蔓菁炮/打得果子脸蛋儿红/打得芫荽碎纷纷/打得葡萄上了架/打得黄瓜弯了弓/碰了茄子来争战/浑身上下紫个蛋。


                            生娃子、愣板头说干嗑儿
                        田振义、吕峰成了传承人


      尚义干嗑儿早在民国八年(1919)就出现了。这年,尚义民间艺人叶禄组建第一个“蹦蹦儿”(二人台当时叫“蹦蹦儿”)戏班,有4名演员,2名乐手,其中包括新中国成立后的著名北派横笛演奏家冯子存。 民国十二年(1923),民间艺人常有禄(艺名愣板头)也建起7人戏班。到了民国二十三年(1934),县域又相继建起10多个戏班,从业人数达到200人。新中国成立后到1988年底,尚义县有34个业余二人台剧团,从业人数达700人。

      在这些戏班和表演者中,叶禄的儿子叶有泉(艺名生娃子)和常有禄在所有说唱艺人中独领风骚。他们二人目不识丁,但聪明过人,他们自编自演干嗑儿,无论是内容或艺术均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引人入胜的同时,让人捧腹,还有寓教于乐的教育意义。其中,生娃子的干嗑故事性强,同时生娃子的手艺多,不仅会说而且会唱;愣板头的声音好,唱腔的味道浓,更重要的是他能把眼前所见事情即兴编成干壳,出口成章。

      他们所表演的内容有充满生活情趣的《捉跳蚤》:说了个张大嫂、李二嫂/两个大嫂铺秸草/秸草里头有跳蚤/咬得个大嫂睡不着/大嫂又把二嫂叫/二人起来打火点灯捉跳蚤/大嫂就拿灯来照/二嫂又拿圪嘟(方言拳头的意思)捣/跳蚤一见事不好/嘣啦叭跳掉了……有褒扬真善美贬损假恶丑的《刮黄风》;有批评道德伦理劝善规过的《耍钱鬼》等不一而足。


      当干嗑儿宿命地遇上了愣板头和生娃子时,它的流浪被无端的浓缩聚集了,又被无限地扩散放大了,干嗑儿从此便再也停不下流浪的脚步。到了现年60多岁的田振义再到尚义艺术团的吕峰时已经历了四代传承,而且新的历史时期赋予了干嗑儿新的时代内涵,尚义干嗑儿不仅展示时代改革,而且反映国际风云变化。如反映时代的《七甲人种蔬菜》:七甲人种蔬菜/无菌无毒无公害/蔬菜远销海内外/人们都说菜不赖/西芹一亩5000块/七甲人乐开怀/小康路上大步迈……   


                               声色和绮丽不是它
                           寂静生命流浪的花


      在“一阵风来一阵沙,行走千里无人家。 初冬未到冰先结,老死不见桃杏花。”的尚义境域下,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草原,有太多的声色犬马,那不是干嗑儿开放的花;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荷塘,有太浓的绮丽繁华,那也不是干嗑儿跳动的韵律;街头巷尾、打谷场,才注定了干嗑儿流浪的行脚。本不属于墨客骚人、显贵官宦的干嗑儿注定只是在百姓黎民、俗子凡夫中开放的花,流淌的画;干嗑天生就是贩夫走卒、商贾戏子开心时的道具,潦倒间的支撑。它激昂如万马奔腾,深沉如云中滚雷,急促如狂风暴雨,舒缓如行云流水,寂静的生命总要催生众多流浪的心灵,催放众多流浪的花。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善行河北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Copyright 2006-2008河北省尚义县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共尚义县委宣传部信息中心 网站邮箱:xcb9888@163.com 邮编076750

页面执行时间:93.750毫秒

冀ICP备08106708号